特朗普总统败局已定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基本上是没有悬念了。
除非特朗普再来一个惊天大反转,拿下剩下全部几个州的选举人票或通过选举诉讼翻盘。
毕竟佐治亚州和密歇根州均驳回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诉讼,要求重新计票不太可能了。
在大选结果出来之前,我们基本可以说:
再见,特朗普!

初见
1946年6月14日生于美国纽约的唐纳德·特朗普,身兼多种角色,是政治家,是商人,是电视人,是企业家。
据相关资料介绍,特朗普从小充满活力与自信。
13岁进入纽约军事学院,1964年毕业。
在读书期间,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是一名运动健将,高年级的时候更是当选了学生干部。
高中毕业,在纽约福坦莫大学读了两年大学,后来转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1968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
在读期间,修读房地产专业,每年暑假都会帮助父亲管理家族企业业务,毕业后就进入了家族企业工作,开始了他的从商经历。
1987年,他首次加入共和党,在此之前是民主党人。
1999年转投美国改革党。
2000年,以改革党候选人身份参与总统竞选。
结果以”怕和太多人握手,以免患感冒”为由退选。
2001年再次加入民主党。
2009年又加入共和党后于2011年退出,未加入任何党派,直到2012年再度加入共和党至今。
2012年曾经挑战奥巴马竞争美国总统,质疑奥巴马的出生地不在美国,结果奥巴马为了结束质疑,公布了出生证,于是他中途退出总统提名。
2015年,他宣布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
在和希拉里的竞选中,媒体对两人的政治见解报道很少,大都是人身攻击和八卦新闻,一场选举变成了”女骗子”和”老疯子”的闹剧。
老疯子提出”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最终获得总统提名。
通过最后的反转,成功当选美国总统,震惊了美国和国际社会。
特朗普的从政经历似乎和他的从商经历一样,坚持”我行我素”和”好大喜功”,特别在外交方面。
2017年1月23日,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奥巴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停止落实不具有约束力的《巴黎协定》。2019年11月4日启动退出程序。
2017年10月,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9年1月1日零时正式退出。
2018年5月8日,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协议》。
2018年6月19日,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2018年10月17日,签署备忘录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的程序。
2019年4月26日,宣布美国将撤销在《武器贸易条约》上的签字。
2019年8月2日,退出《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
2020年5月22日,向《开放天空条约》所有签约国递交退约决定通知。
2020年5月29日,宣布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
在国际贸易上,不断挑起双边贸易争端,实施贸易保护主义。
他的口头禅:
没有人比我更懂某某某(No body knows more XXX than me),因此人送外号”懂王”。
他在美国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评价。
精英阶层认为”美国快亡国了”。
而很多底层民众认为在他的带领下美国正在重新强大。
他最需要中国,以他精明强悍的生意头脑可以达到他想要的结果和目的。
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他选择在贸易关税上做文章,发起贸易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后来取消),重构经贸关系。
和中国打科技战,中兴、华为、中芯国际、TIKTOK、微信、支付宝等,拿着中国出海高科技企业的名单,挨个打击。
为了扩大美国在华商业利益,谋求限制中国力量增长,无所不用其极!
中美战略互信被严重削弱,双边关系发展扭曲。
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先后签署”西藏旅行对等法”、”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台北法案”。
打压中国,成为了特朗普转移国内矛盾的重要手段。
出售军事武器给台湾,挑拨两岸关系,称新冠病毒为”xx病毒”从而达到甩锅中国的企图。
我们清楚地看到,特朗普给中国造就了巨大的挑战,反而倒逼了中国的前进,被很多网友戏称是”川建国同志”。
作为一个对整个工业文明时代的商业模式和规则了然于胸的商人,在政治上的所作所为却并不尽人意。
但在经济金融方面,特朗普的金融功能还是非常合格的,他发挥自己的”大嘴”效应,为西方资本代言,成功吸引了资金对华尔街的注意力,几次震荡后依然使华尔街的金融游戏得以维系。
上任这几年,标普500指数上涨了55%,在历届总统中名列前茅。
美国前几大公司市值扩大近9万亿美元。

过去美国总统的对华政策
再回溯下过去历届和我们有关联的美国总统,没有一个人像特朗普这样”肆意妄为”。
1972年,尼克松访华,开启了中美关系的新篇章。
在没有成为总统之际,尼克松是”鹰派”,带头反对我们。
任职不到3个月,派飞机、军舰侵入中国的领海、领空,进行骚扰。
半年以后,话锋突转,希望同中国改善关系。
任期内他因为水门事件而辞职,之后未经选举程序杰拉尔德·福特接任总统。
在职期间,中美关系没有太大的突破,修复了一些小问题,在台湾问题上主要采取拖的方针,形成了福特的主要对华政策。
詹姆斯·厄尔·卡特在成为总统前就决心实现中美建交,在潜艇服役期间,他目睹了战争的惨烈,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美国站在中国这边,他说,他与中方领导人互相仰慕。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公报》正式生效,时任美国总统的卡特宣布跟中国正式建交。
里根从影坛步入政坛,他的外交政策具有浓厚的保守主义色彩,通过遏制,再进行控制,打击,最后输出,获利。
1989年,老布什成为美国总统。
在中美建交谈判中,他并没有发挥特别的直接作用,在他任职驻北京的中美联络处主任期间,增进了两国的了解,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有他的一份功劳。
在任职期间,即便是美国制裁中国,他也希望中美关系能够回到正常化,卸任之后,他也多次访问中国,希望能够继续推动中美关系。
1993年,克林顿上台。
他在竞选总统时指责美国之前的几任总统对华政策不够强硬。
后来,随着对中国了解的深入以及改善美国经济的需要,他主动改变了这一看法。1993年9月,正式推出”全面接触”的对华政策,与”对中国再强硬一点”的想法告别,希望与中国发展一种全面的关系。
1994年5月,他宣布将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计划在不久的将来把”人权”问题与最惠国待遇”脱钩”。
不过在此期间,美国试图加强美台关系,引起了中国的不满,即便美国不断安抚和承认”一个中国”,中国停止了中美军事合作和交流。
1996年初,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持提出了”有条件接触论”,对”全面接触战略”进行了修正。
接下来小布什上台,把中国视为战略对手并采取预防性遏制的对华战略,对华的论调是”中国威胁论”。2005年第二次上台之后,”中国责任论”才逐步成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的主流。
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对华政策他选择了中庸路线,后来搞了一个”重返亚太战略”来孤立我们。奥巴马实行”非友非敌的竞争者”关系,把中国看成可以实现利益共赢的竞争者。
从核心来看,他的中庸政策服务的是他向美国公众所承诺的美国利益和美国价值能否兑现,执行起来实际上也是强硬的。
早在竞选之前,在他《重振美国领导地位》的政策文书中强调了”美国必须在中美分歧上,比如台湾问题,立场坚定,但在可以使两国团结的事务上采取灵活的策略。我们必须坚持劳工标准,人权第一,让中国对美国产品全面开放市场,并严守与美国公司的法律合同。但我们不能因此与中国展开贸易战,中国经济的长期不稳定会带来全球性的后果”。
后来在他在中美关系上极力主张应加强与中国的接触。
回到特朗普执政时期,中国仍然是他打出的一张牌,为了选票,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贸易战、科技战打得不亦乐乎。
即便是拜登上台,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国民经济、就业,控制疫情一系列问题都亟待解决,安抚国内问题成为新总统的主要任务。
国会控制权的争取,特朗普离开白宫等也是一系列的难题。
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总统拒不让位的先例。
美国宪法第二十条修正案明文规定,总统和副总统任期应于1月20日中午结束,随后由继任者开启其任期。
美国大选期间,单日新增新冠患者超过10万+,美联储的最新立场几乎无变化,一旦大选落地,内部撕裂问题导致大规模刺激计划难产,没有大规模的放水,全球资产还要面临巨大的冲击。

纵观全局,特朗普的起诉、发推,依旧是他的”鬼把戏”,是”输了就在躺地上撒泼”的假把式。
特朗普团队现在透露消息,称要让特朗普准备4年后的大选。
未来,也许是”再见,特朗普”,也许是”再见特朗普”!
这是后话了。

新的征程
翻开历史书,我们看到:
美国从1860年到1894年,用了近35年的时间,让自己从不到英国一半水平的工业生产总值到一度超过了英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
自此,美国的发展可谓是顺风顺水。
一战和二战后,美国一跃成为世界实力最强大的国家。
苏联解体后,美国最大的威胁对手没了,开始从多方面占据世界制高点。
比如在科技、军事、金融、教育、政治、文化、农业、体育等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
100多年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与之抗衡。
这是美国强大的地方。
也是美国在极力保护的地方。
笔者在前面的多篇文章里都有一些论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返回阅读其他往期文章。
1896年,晚清名臣李鸿章率团访问美国。
李鸿章到达纽约时,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港口人声鼎沸,彩旗飘扬,舰队鸣放礼炮,美国东部陆军司令卢杰更是亲自等候迎接。
当时中国处在被列强殖民的危境中,这份热情并不是给大清,而是给声名显赫的李鸿章本人。
那个时候,纽约是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高楼林立,工业化程度领先。
李鸿章访问后说了一句令人心酸的话:
清朝是不可能建造出这种高楼的。
差距,从那一刻就已经被时代狠狠拉开了。
美国有一部在世界上家喻户晓的动画片——《猫和老鼠》。
在该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汤姆和杰瑞所在的家是上下两层的楼房,里面有各种美食,地毯,吊灯,沙发,收音机,电话,弹簧床、电器等一应俱全。
要知道,这是美国上世纪四十年代普通家庭的生活写照。
今天,美国人均GDP是65000美元左右,我们是1万美元多点,美国是我们的6倍。
如果按照每年我们的GDP增长5%左右来算,达到美国目前的水平需要39年左右。
很多人可能忽视了一点,看一个国家是否强大除了要看它领先的地方外,还要看它的短板和底蕴。
美国的发达,领先的方面不用再说了,我们看它最贫穷落后的地方。
结论是:
以全球其他国家为参照物,美国最贫穷落后的地方不那么贫穷落后。
这是我们必须要认清的一点。
虽然美国现在的高铁并不发达,但美国在过去几十年搭建起来的成熟公路枢纽,已然解决了大部分交通问题。
典型例子就是我们从一些好莱坞公路电影里可以看到即使是在”鸟不拉屎”的地方,都有公路的存在。
这方面,我们近些年才开始追赶。
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的发达是有时代底蕴的。
当然,疫情和种族问题下的发达需要辩证来看。
美国新冠疫情死了20多万人,确诊病例近千万,成为世界新冠肺炎最大传播源。
在特朗普”玩忽职守”的执政下,美国正蜕变为一个衰落的无耻大国。
凭什么靠无限印钱就可以转嫁疫情下的经济危机?
凭什么可以拿”废纸”就可以购买别国辛辛苦苦生产的产品?
凭什么想制裁谁就可以制裁谁?
就凭美国每年高达几千亿美元的军事开支,是紧随其后的8国军费的总和。
就凭美国就算将海军缩到十分之一都是世界第三的实力。
布雷顿森林体系是怎么形成的?
相信读过笔者前面文章的小伙伴应该有所了解。
在金融霸权上,美元增发实际上靠的是发债,我们购买大量的美债看重的就是美元的稳定性,同时从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大国利益交换。
也就是说,美元霸权依附在美国的军事霸权上,谁要挑战美元霸权,美国就会”揍”谁。
但人民币国际化和数字化所构建的金融体系首先是一条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符合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不会像美国那样让其他国家来分担自己的某些危机。
长期看,人民币更适合世界人民大团结!
此外,我们想从科技上赶超美国,可以看看当年日本半导体产业,了解一下美国用了什么手段来制裁打压日本。
只要对比下,我们就能知道哪些方面是底蕴,需要积累,哪些方面可以加把劲形成突破。
比如华为、大疆、腾讯、海外版抖音等是如何有效应对美国封锁并依旧蓬勃发展的!
需要注意的是:
当下的美国,也处于一个”厚积薄发”的初始阶段。
苹果的软实力、马斯克的火箭、谷歌亚马逊的人工智能等都在把美国带向一个新的科技发展纪元。
甚至,这帮人在开启一个人类新纪元。
这值得我们所有人高度重视!
因为大多数人总是过分高估短期事物所带来的变化,低估长期的趋势,容易形成认知偏差,导致差距逐步增大。
笔者多次强调,中国的崛起,将成为本世纪最大的历史进程,但远远不够。
从中美贸易战的结果(美国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和美国疫情以及混乱的大选来看,美国的衰落已经开始,中国的崛起已经上路。
历史轨迹告诉我们,没有人永远会是第一,但永远都会有人第一。
要知道,美国的发达只反映了它的过去,而不是未来。
万万不可妄自菲薄,同时也不可盲目乐观。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但是灭亡却是朝夕之间。
美国就像是武侠世界里的大门派。
总统是掌门。
国会议员是长老。
各分支的带头人是各州州长。
我们除了拥有能与对方抗衡的兵器外,还必须拥有一套行走江湖的独门功夫。
现在看,我们正在修炼这种功夫。
相信很快会达到炉火垂青的地步。
这离不开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努力!
新的征程已经开始!
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INCODE » 特朗普总统败局已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