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的非常婚禮,現在看來簡直覺得天方夜譚

來源:天涯論壇

情書範例

文革中,我因為出身不好,女友寫來的情書常常被組織截穫後審查,為此我多次受到土建工地書記的責罵,他說我的女友有嚴重的小資情調,公司已向她的單位發出公函,要求對她施以革命教育。後來,他把愛人寫給他的情書拿給我看,想讓我從中受到啟發。那封情書至今還被我收藏:

尊敬的光玉同志:

你好!你的來信收到了。知你在單位政治上進步很大,我們家里人都很高興,我也很高興!家裡一切都好,請安心工作,別惦記。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列寧說:“從來的愛,都是一定階級的愛;從來的恨,也都是一定階級的恨” 。我們“生在紅旗下,長在甜水里”,是沐浴著黨溫暖的陽光長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後代,我倆的感情是無產階級革命感情,這種感情是世界上最純潔、最偉大的感情,有了這種感情,我們做革命工作的積極性會更高,工作熱情會更加高漲。今年冬天,公社召開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我們大隊的任務是幫助李家溝修“大寨田”,由於開展了“抓革命促生產”錦標賽,大家幹得熱火朝天,工地上,一輛輛小車推得飛一樣的快。想到我是基幹民兵,又剛剛交了入黨申請書,我就主動提出參加“青年突擊隊”,和男勞力一樣乾重活累活,公社工作組的王書記到我們工地上來檢查,還特別表揚了我。幾天下來,雖然很勞累,還病倒了兩天,但我的精神是愉快的,心裡是甜的。在床上躺著的那兩天,一想到你,我就覺得病好了很多。

現在春節剛過,地里活不多,正好有時間可以好好讀毛主席的書。只是我文化程度不高,有些字還得查字典對著看,你學習毛主席著作學得透,對毛澤東思路領會得深,你一定多幫助我,我想讀完了四卷後,再讀《馬恩選集》,我們一起學習,一起進步,做又紅又專的革命接班人……

最後祝你學習進步!工作順利!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此致革命的敬禮

玉梅 1970年8月20日

徒工不准戀愛

文革期間,學徒工是不准談戀愛的,如果私自談戀愛,一但組織上發現,輕者延長出徒時間,重者會被開除公職。火電公司土建工地小型機械班的石景山,是部隊專業下來的干部,到了35歲,老婆還沒有著落。1965年,火電公司招了一批徒工,恰巧給他們班分去了一個小姑娘,那個女孩18歲,長得眉清目秀,石師傅天天晚上派那個女孩在泵房裡看水泵,看的看的倆人就好上了,一天晚上,他倆正抱在一起親嘴,被工地主任逮了個正著,那個女孩因此被單位除名了,石師傅也因此娶了她。

結婚證書

結婚要領結婚證,但那時具備結婚條件的人要寫結婚申請書,經單位領導研究批准,並出具單位介紹信,婚姻登記處才予以受理。申請書必須要寫的情真意切,能夠感動領導才行。

我偶然翻出“文革”時期領的“結婚證書”,想起當年結婚登記的情景,頗覺好笑:

當年我是在呼和浩特回民區登記結婚的,記得我們先在單位拿到了同意結婚的證明,然後才去的區委民政辦公室。正襟危坐的文書要我倆並排站好,對著毛主席像畢恭畢敬地鞠躬,然後跟著他念一段毛主席語錄。當時我們念的是:

“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我們在念語錄時,辦公室的門口、窗外早已圍著一些看熱鬧的男男女女,他們也許想先學一學,將來輪到自己時好對付,但我感到他們好像在動物園看猴子表演,看得我渾身好不自在。

念完語錄後是分頭談話,內容是:聽毛主席話,跟共產黨走,做一對革命夫妻。折騰了約半個小時,文書才取出兩本粉紅色的《結婚證書》,叫我們分別填寫和簽名,這兩本《結婚證書》如今看來倒有收藏價值。

《結婚證書》封面上方有顆紅色五角星,牽帶出一鏡框圖案,內印有毛澤東語錄:

“我們應該謙虛,謹慎,戒驕,戒躁,全心全意地為中國人民服務!”

扉頁在框內印著:

“最高指示: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我們的干部要關心每一個戰士,一切革命隊伍的人都要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幫助。”

打開封面,第一頁是一個放著光芒的毛澤東頭像,下面是林彪手書的:

“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

結婚證書的封底還有兩條毛主席語錄:

“我們作計劃、辦事、想問題,都要從我國有六億人口這一點出發,千萬不要忘記這一點。”

“要使我國富強起來,需要幾十年艱苦奮鬥的時間,其中包括執行厲行節約、反對浪費這樣一個勤儉建國的方針。”

一場結婚登記,就像上了一堂毛澤東思想教育課。不過,當時結婚登記是免費的,領到《結婚證書》沒花一分錢。

那年去美國考察時,北京美國大使館的美國鬼子,曾翻開我的結婚證好一陣研究。不知道他們的結婚證和我們的有啥區別?

《新婚夫妻手冊》

領結婚證時,民政部門還發給我們一本《新婚夫妻手冊》,翻開一看,第一頁上半身是紅彤彤的嵌框大號字──

“毛主席語錄——要鬥私批修!”

再往後翻,記不住是第幾頁,只見上寫:

“革命夫妻在新婚之夜,要先團結,後緊張,本著循序漸進,由淺入深的原則。尤其是男同志在一開始時,要特別注意謙虛,謹慎,戒驕,戒躁,關心和愛護革命女同志。”

再下一頁接著寫到:

“革命夫妻每一次不宜將運動深入持久地進行下去,以免影響休息。要保持充分的睡眠,以便第二天能以飽滿的激情投入到火熱的革命工作中去。”

文革婚禮程序

如果說20世紀60年代初的婚禮簡單如白紙,那麼文革期間的婚禮就是燃燒的火焰了。文革中人們談婚論嫁的時候,首先的標準是要看出身,看成份。工人和貧下中農成份是硬槓槓,共產黨員是最佳的配偶。地富反壞右或者是他們的子女,即使男子是高大英俊,姑娘貌美如花,也常常是俊男娶醜婦,靚女嫁惡夫。雖說不合理,但那是當時的時尚。婚姻裝束是清一色的藍色制服,時髦一點的則穿上綠色的軍裝,“革命伉儷多奇志,不愛紅妝愛綠裝”,貼切地反映了當時人們的價值觀念。

記得文革時期婚禮的基本程序是,婚禮開始,新人與賓客一起揮動《毛主席語錄》敬祝偉大領袖萬壽無疆,接著是新郎新娘共唱《東方紅》或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學兩段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向毛主席像三鞠躬。那時有的婚禮也有“三拜”:先拜偉大領袖,再拜革命群眾,最後才是夫妻對拜。

我對文革時代的婚禮印象最深的是,我家院子裡有一對都是再婚的夫妻,倆口子結婚時,親朋、好友、鄰里送的結婚禮物都是《毛澤東選集》《毛主席語錄》、毛澤東像章。我家當時隨的份子也是《毛選》,記得在參加婚禮時看到成箱的紅寶書,心裡在暗想:這麼多紅寶書將來可咋辦啊?很多年以後我心裡還是充滿疑問:不知道那些紅包書的命運如何了?要是能一直留到現在可就發了。

我的不堪回首的婚禮

我結婚時,是租用呼市西郊孔家營子老鄉的房當新房,婚床是把兩張單人床合在一起的,還從單位借了一套桌椅。被褥也是兩個人的被褥合在一起的,床上舖的哈爾濱製造的毛毯,價值54元,這是父親送給我們的最為實用又是最為昂貴的禮物。這條毛毯我們一直使用至今。

四面的牆壁上,是寫滿了毛主席詩詞的“紅海洋”,還有妻子貼上的一些樣板戲的劇照。桌上擺的兩個暖瓶和一套水杯算是很實用的結婚禮物,還有三四個搪瓷臉盆也是同事們送來的。

“最最珍貴的禮物”是“中國革命攝影學會”編輯的《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畫冊。這是十幾位大學同學湊錢買來的,入洞房的當晚我倆還在欣賞“最最珍貴的禮物”《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

結婚的那天,我的幾位朋友一早趕來,打掃衛生,貼毛主席像,還準備了一些香煙和花生、糖果之類的食物。幾個不錯的哥們,借幾輛自行車,到新娘宿舍,把新娘接來,接著,不斷有客人來祝賀,送上一幅畫,上面簽著好多的人名。人們抽煙,吃點糖、花生,說點笑話,然後就走了,也不請客。那時在農村還擺些宴席,城市一般沒有。到晚上,有些關係不錯的同事再來鬧一下,很早就散了,唉!好沒意思,哪像現在這麼熱鬧。

黨支部劉書記那天代表組織來慶賀時對我說:“你們結革命的婚,好得很,堅決支持你們的革命行動!你們不要度低級下流的蜜月,要照常出工幹活。”他還用上了那時廣播裡反复說的話,要我倆“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

婚後第二天我倆就照常上班了,各自在食堂裡打飯吃,晚間回到這間簡陋的新房裡睡覺。

記得那天晚上客人散後,妻子望著小山似的《毛選》堆對我說:“這麼一大堆書,賣不能賣,吃不能吃,燒更不能燒,用的話,不要說我們的兒子、孫子,就是到了重孫輩,恐怕都用不完呀!”

“沒關係。”我開導她說:“兒子死了有孫子,子子孫孫是沒有窮盡的!我們的小書山雖然高,卻是不會再增高了,用一本就會少一本,有什麼用不完的呢!”

唉!如今已步入晚年的我,參加過多少親朋的婚禮都已淡忘了,但對自己在文革中的非常婚禮卻記憶猶新,每當想起來都會有一種涕笑皆非的苦澀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INCODE » 文革中的非常婚禮,現在看來簡直覺得天方夜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