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竹鼠说起禁食野生动物

今早看新闻上演了一出活埋灭杀竹鼠的视频,经济损失达20多亿元,都是养殖户这得灭杀多少人的活计了?说转型道转型,一句转型就能转型的吗?当初鼓励回乡转型建设,如今说费就费了,养殖的相关执照都撤销了。
什么是野生动物?你说野生就是野生的?人工养殖的也禁止了?现在养竹鼠、养蛇、鹌鹑等都已经规模化了,不说完善检疫标准,反而一棍子敲死所有。我到不是因为吃不吃的问题,说实话竹鼠、蛇、鹌鹑这些我都没吃过,但这个理实在是说不过去呀,好没道理呀。现在人们说什么养猪养鸡都是野外散养品质高,你都野外散养了你不怕它们吃了蝙蝠屎?传染了怎么办?反观啃食竹子圈养的竹鼠反而成了危险物种。
如今疫情确实给全国乃至全世界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但到现在病毒源从哪传来的都谣言四起,没有个确切说法,就归咎于野生动物。要说蝙蝠传播,那发病源怎么不在东南亚?那边的食用文化可比武汉久多了吧。我不想过多的谈及起源这个问题,没法深究,就一句你说啥就是啥反正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你”就当我们就是傻子哄哇。
禁食野生动物一出猫、狗首先升了天,大多人说它的一种陪伴,那荷兰猪、仓鼠、无毒树蛙、鹦鹉、鸽子等其它物种呢?这些都是宠物都是陪伴都是养宠主人的情感寄托为什么跟猫狗不同的待遇?我不是歧视猫狗,我只是说这个道理。
黄河治理堵不如疏,食用物种的规定本身就是百姓中的黄河水,一纸公文堵了个严严实实,疫情过后真的能禁食吗?懂猪肉的人都知道猪的一些部位不能使用,但这种掺杂的碎肉整包便宜价发送的真的能避免吗?还不是鼓励大家去检疫单位购买吗?竹鼠不是一个道理?咋们设几个定点养殖定点摊位做全了检疫防疫工作这样的“疏通”不是更胜过“堵”吗?这不给当地创收吗?不增加税收就业吗?
目前我个人觉的禁食野生动物不过是应对疫情,上头一拍脑门仓促定制的东西,丝毫没有逻辑道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修订,修订又是很打脸的事情,短期之内是不可能了。我是真不知道是慌忙之中制定为了给疫情起源一个迷离的说发,还是迫于外界压力做的一场政治秀,无论是哪一种20多亿的损失是实实在在压在了养殖户的身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INCODE » 从竹鼠说起禁食野生动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