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醫院的婦產科男醫生,寫了女生呵護指南:很多悲劇是可以避免的

六層樓,婦產科男醫生,曾任職於北京知名三甲醫院,是活躍在微博、知乎、豆瓣的科普大V,五年寫下超過100萬字答疑解惑,是萬千女性的“貼心老棉褲”。他說,宮寒、排毒、除濕、壯陽是養生界的四座大山,與之相關的很多療法都是收智商稅。他說,紅糖水從臨床上來說價值不大,類似的還有燕窩、阿膠。他還說,女生的胸部16周歲以後就基本停止發育,除非隆胸,很難再有明顯變化。

他的微博每個月都能收到上萬封私信,
很多姑娘明明知道正確的知識,卻依然被“我媽說”、“我老公說”裹挾著,經期不敢吃止疼藥,生孩子不被允許打無痛,避孕不用安全套,非要踩“安全期”……

今年7月,他出版了一本《女生呵護指南》,
堪稱女生的私密寶典,豆瓣評分8.6,女生從6歲到60歲可能遇到的問題,書裡都應有盡有,連男生都“讀得津津有味”,可說是“市面上最全面、最有趣、最容易懂的婦科科普讀物”,“不知道該不該看醫生時,就翻翻這本書”。有人抨擊他“討好女性”,他卻不以為意:“有時候會覺得這麼顯而易見的不公平,總要有人說出來。畢竟,生而為女性,實在是太太太太太難了。”

自述六層樓編輯閆坤沐

六層樓工作照

我叫“六層樓”,粉絲都叫我“老六”,之前是一個婦產科醫生,現在是婦產科領域的一個科普作者。剛剛過去的十月裡,我的微博收到了超過一萬封私信。平均下來每天好幾百封,其中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求助:我的足療師按出我有乳腺增生,我該怎麼辦?喝尿真的能強身健體嗎?女孩發生性關係後走路姿勢會不一樣,真的嗎?喝醋蛋液可以治痔瘡嗎?裸睡有利於懷孕嗎?經期流鼻血是經血倒流嗎?聽說女性不僅在排卵期排卵,見到喜歡的人也會即興排卵,是真的嗎?……

找我求助的人其實有規律。像十月有一個長假,那麼七號過去一兩週,就會有很多女生問:我例假沒來,是不是懷孕了?再過一周,驗孕棒的圖片就都來了。現在十一月初,很多人已經開始問人流有沒有傷害、宮外孕有多可怕,時間節點就是這樣,每個假期循環往復。

剛開始寫科普的時候,我給自己起了一個外號叫“沒有感情的科普機器”,意思是只分享知識乾貨,不摻雜感情因素。我會寫很多硬核知識,像是“宮頸糜爛”不是病、“蹭一蹭”也會懷孕、宮頸癌完全可以預防等等。

為了讓科普直觀好懂,我想了很多辦法。用水果做演示,用口紅色號來說明經血顏色和健康的關係,用甜甜圈來模擬宮頸的各種狀態,用西瓜來模擬人工流產的過程……

用水果演示子宮肌瘤的奧秘

用甜甜圈模擬宮頸狀態

今年7月,我出了一本書,叫《女生呵護指南》,裡面的內容基本上是過去五年我做科普的總結。

這個書的定位就是科普工具書。女性生理、婦科疾病、安全防護……你不用像我們上學那會兒還要先學基礎知識和解剖,上去只要帶著你焦慮的問題找答案。

我相信,你有可能遇到的、聽到的、發現的與婦科相關的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解答。

一個與婦產科死磕的帥哥

在做科普之前,我是一個男婦產科醫生,學習、就業都在北京航母級的綜合性三甲醫院。我第一次出婦產科門診的時候,診室在六樓,所以就給自己取名叫“六層樓”。

我上學的時候,男生選婦產科的並不多。我所在的醫院,泌尿外科是全亞洲第一,我們兩個寢室一共九個人,七個選了泌尿外科。

我選婦產科其實完全沒考慮任何性別、社會因素,單純就是從學術角度,對複雜精細的手術著迷。

當時是經歷了一台卵巢癌復發患者的病灶切除手術。我的導師帶著一助和我們幾個實習生,從下午四點開始做手術,一直做到凌晨三點多,全程接近12個小時。

我們除了切除腹壁腹膜上的很多腫瘤轉移灶,還切除了三段腸子、小半個肝。除此之外,還補了膀胱、接了一個輸尿管,實際上是一個盆腹腔的綜合性大手術,匯集了泌尿外科、普外科、肝膽外科等等領域,已經遠遠超出了婦產科的範疇。半夜下了手術回到休息室,我還在回憶,就覺得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學這個。

從生理結構上來說,女性的生殖系統複雜很多,確實更容易生病。我們上學的時候,男科在泌尿外科的教科書裡是很少的一章,婦產科卻是單獨的一本書。

但是很多女生都缺乏基本的婦科知識,對自己的身體沒有認識。比如宮頸癌,一般是40到50歲高發,哪些人高發?一輩子不做體檢的,有陰道異常出血,不提、不管、不去檢查的。

HPV疫苗

其實現在宮頸癌完全可以預防,有很明確的癌前病變指徵。我接診過最小的宮頸癌患者19歲,14歲有初次性生活。如果她注射過HPV疫苗,或者在有性生活之後定期做體檢,就不會早早失去生命。

有個病人意外懷孕,還是宮外孕,要切掉一邊輸卵管。這時候她知道後悔了,說:早知道就用避孕套了,都買了,然後一激動沒用。我說有那麼著急嗎?她說例假剛來完,覺得肯定沒事兒。

她擔心把輸卵管切掉一側,受孕機率是不是會下降,我說至少下降50%。為什麼是至少?你單側發生宮外孕,說明你輸卵管本身長得有問題,那麼另一側有問題的概率也很高,所以你第二次還是宮外孕的概率要比第一次高很多。

她說那我怎麼辦?我說那你說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每天都是這種情況。

我開始一邊工作一邊做科普,全憑一腔熱情。有時候是在手術間隙寫,一天三台手術,中間就坐在地上寫,最後一台手術下來,一篇文章也就寫好了。有時候是晚上值夜班的時候抽空寫,整夜不睡是常態。

做醫生的價值是用單位時間來衡量的,一輩子做一萬多台手術,能接觸五萬到十萬個病人,差不多就這個樣子。做科普,我寫一篇文章發在微博,閱讀量可以過百萬,從數量上來說可以幫助到更多人。

21世紀了,中國女性還是深陷生育焦慮

女性缺乏安全感,這是我做科普之後的發現。

最近我收到一條私信,是讀者的媽媽不准她搖呼啦圈,理由是對子宮不好。我把它截圖發出來之後,留言里大家貢獻了很多類似的、媽媽告訴我不要做什麼的例子:

女孩子不要吃冷飲、不要穿緊身牛仔褲、不要健身……還有更離譜的:不要吃無花果。種種規訓和限制,理由都是:影響生育。

很多女性自己也會用這樣的思維方式去考慮問題,熬夜擔心影響生育,過地鐵安檢擔心影響生育,懷孕了用護膚品擔心影響胎兒。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

人普遍存在生存焦慮,女性除了生存焦慮,還存在“生育焦慮”。大家一定覺得21世紀都過去20年了,生男生女這件事已經離我們很遙遠了,其實並不是。

我有很多讀者都和我求助過生男生女的問題。一個讀者第一胎女兒,生完得了產後抑鬱還要繼續懷孕,原來公婆嫌第一胎是女兒,逼著她追生。生完第一胎10個月後懷上第二胎,安排她到國外去驗性別,驗出來是女兒就打掉,是男孩才生。

我在醫院的時候,遇到過一個高危產婦,生完孩子自己和孩子都還沒脫離危險,老公第一句話問孩子是男孩女孩,一聽說是女孩,妻子女兒都不管了,轉身就溜了。我一直追到醫院大門外,在出租車上攔住了他。

還有一個患者,第一胎是女兒,剖宮產。第二胎懷了雙胞胎,直到36週發現胎死腹中,又經歷一次剖宮產。緩了一年多再次懷上,公婆要求檢查性別,結果還是女兒。一開始老公表示和她站在同一陣線,無論男女都生,但他父母到單位去大鬧,以死相逼,說:“不會生兒子的,娶回來幹嘛?”

老公很快頂不住投降了,留下老婆一個人承受壓力。她一度想離婚保住孩子,最後還是決定不離婚、引產。

六層樓與諮詢者的對話,圖中這位說“我不可能引產”的女性,最終還是選擇了引產。

這些都發生在最近幾年,甚至是家庭條件、受教育程度都不錯的家庭裡。她們自己也會說,婆家就是把我當生育機器,但最後還是妥協。

很多人認為女性有子宮,你就必須要生孩子,可它就是一個器官,用不用在我自己。比如我如果今天選擇以後只用右眼,永遠不用左眼,完全可以閉上再也不用。子宮這個器官,為什麼因為我長了我就必須要用?

我還記得有個產婦已經剖過兩個孩子了,還要再生,就為了生兒子,子宮壁就0.4毫米,比紙還要薄,馬上就破了,還要堅持多懷一天是一天。

我見過最極致的案例是,一個女主持人,27歲時第一次做產檢,發現卵巢粘液性囊腺癌,懷孕四個月開始住院。所有醫生都勸她把孩子拿掉,專心治病,但她認為這是她唯一一次生育的機會。如果聽醫生的話開始化療,那麼病不一定能治好,也許再也生不了孩子了。所以她硬是堅持到32週把孩子生下來。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

那時癌細胞已經廣泛轉移,腫瘤長滿整個腹腔,壓迫血管和神經,不敢想像她每天怎麼捱過這些疼痛。28歲時她去世了,她的家人哭著說,寧可她沒有生孩子,也希望她還活著。

從醫生的角度來說,我沒有辦法干涉她的選擇。我們只能告訴她,各種選擇的風險是什麼,但選擇權在患者手上。我們甚至不能說帶有傾向化的話,類似於: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這麼做。

在病房我們也討論了很長時間,你明知道患者在做一件傷害自己的事情,你能做什麼?

我導師當時說,我們醫生治的是病,這個病人讓我們治,是她給我們的特權。她不想讓你治,她在第二天就出院走了。想想看這個患者如果去其他醫院了,其他醫生會比我們照顧得更好嗎?會比我們的技術更高嗎?如果不會,那為什麼不讓她在這裡完成那件事情?是這樣的邏輯。男女不平等,在婦產科表現得最明顯​​

婦產科疾病還有一個特殊性,是它帶來的羞恥感。

比如說泌尿外科和婦產科,兩個科室病房的氛圍都不太一樣。泌尿外科的男病人會比較理直氣壯,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和醫生說:“趕快把這結石給我打了,過兩天我還得出差。”

但是婦產科里的病人,往往愧疚感比較重,她們會覺得自己得病是不應該的:我怎麼能得上這種病,我怎麼能給家裡添麻煩?

有些經濟條件一般的女性,一生病住院,首先考慮的是怕給家里花錢,然後是我孩子沒人照顧了。她會不停地問醫生:我的情況復雜嗎?怎麼還得做手術?不是說來查一查就完了嗎?帶著這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想法,最好少花錢、別做手術,盡快讓我回去,因為我還有我的身份,我是個母親、是個妻子、同時可能還是某某店的攤主,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至於自己,是排在很後面的。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男女的生理結構差異決定了很多事情。比如說同樣產生生殖細胞,同樣都要同房,從器官角度來講,一個是侵入性的,一個是被動性的,問題更多地帶給誰?但女性往往更怕去解決這些問題。比如有的女大學生意外懷孕,去了無良小診所,人流沒做成,先把宮頸搞一通,然後背上了“宮頸糜爛”、盆腔積液、支原體感染這些“疾病”的名稱。而這些名稱又是被污名化的。一旦被貼上了這個病的標籤,完蛋了,她自己先覺得矮人一頭,平時一不舒服就老往這地方靠。對自己的認同也發生了變化:總認為自己很弱,所以不能選擇高強度的工作,這不能做那不能做,因為我身體不是很好,所以我擔心我將來懷不了孕,我要趁早結婚趕快要個孩子……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俗話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但是這和我在臨床上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是違背統計學規律的。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呢?原來男性到了30歲之後,性需求以及性能力開始慢慢下滑,這跟本身激素水平、社會環境、工作壓力等一系列因素相關。相比起來,女性的性需求水平從20歲左右可以一直維持到40歲左右,這之間就存在一個落差,男性為了面子,就想出一些侮辱女性的說法。與此類似,還有黑木耳、紫葡萄這些詞。最可怕的是還有很多女性以此為標準自我審視,其實完全沒有任何必要。

私處顏色色卡©《女生呵護指南》

男女同房,避孕措施基本都用在女性身上。為什麼針對男性的避孕藥和避孕措施(比如結紮)很難開展?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男性會擔心影響自己這方面的能力。

還有一點就是,男性說他吃了,你能知道吃沒吃嗎?女性吃是真心想吃,男性可不一定。不避孕的結果,主要是女性承擔,但男性吃那個藥可能就是為了不用安全套,訴求不一樣。有時候他們說老六你說話太直了,我說他們能那麼想,你為啥不能那麼說對吧?

有一次我在微博上和粉絲互動,讓大家聊一聊最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有兩個媽媽的留言相互對照,也特別有趣。一個媽媽說,我生了一個聰明活潑的兒子,另一個媽媽說,我生了一個漂亮懂事的女兒。

我當時想直接轉發出來,但又怕刺傷兩個媽媽。其實她們的答案裡面蘊含著與生俱來的偏見:認為男孩聰明是好,女孩漂亮懂事是好,什麼叫懂事?就是能忍就忍,別喊別鬧唄。

後來我去查了相關數據,發現從父母在網上搜索“我兒子/女兒聰明嗎?”等類似問題的次數來看,兒子比女兒多2.5倍。同時,父母在“我兒子/女兒笨嗎?”等類似問題上也更加擔心兒子,也就是說,父母更在意兒子的智力問題。雖然事實上進入重點班的女生比男生要多9%。

與此對應,父母諮詢“我女兒胖嗎?”、“我女兒醜嗎?”的次數遠遠大於諮詢兒子的相關問題,雖然事實上男性超重比例遠大於女性。

這種偏見很難被察覺,但影響非常深遠,以至於女性自己也不自覺地一代一代傳播和延續它。而我要做的,就是把它講出來。

做了這一行,

我才知道母親原來患過產後抑鬱

我打小就知道我媽媽“得過病”,每次提到這個事是這樣的講法。生完我和弟弟之後,她總是情緒不好,需要吃藥。

我的記憶裡有這樣的片段:在很黑的房間裡,我把我媽哄到床上幫她脫鞋,說媽你先休息,我跟我弟自己煮方便麵吃。

隔段時間我和弟弟就被送到大姨家,因為爸爸要帶著媽媽去治病。但具體是什麼病,我從來都不知道。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

直到學婦產科了解到產後抑鬱這件事情,又在臨床和網上接觸了很多患有產後抑鬱症或者有抑鬱傾向的產婦,我才猛然察覺到我媽那時的病可能就是產後抑鬱。

我的原生家庭是很典型的中國式結構。父親在外幹事業、應酬,家裡的事情一概不管,全都拋給太太,太太酸甜苦辣一概不講,全都一個人隱忍扛著。

生完孩子以後,我媽曾經提出想回娘家住。她是家裡老小,上面哥哥姐姐都很寵她,家裡如果只有一個雞蛋,肯定是給她吃的那種,但是我爸就不允許。她曾經是個有理想的女性,在那個年代,可能囿於廚房與愛,她的理想破滅了。

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就這件事情有過任何交流。現在有個流行詞叫“微笑抑鬱”,我媽大概就屬於這種。她在人前是一個開朗的人,又愛讀書又愛跟大家分享,我從來不知道她這麼多年一直狀態不好,沒有意識到她經歷了這麼多。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

近幾年可能是因為更年期,她情緒又有波動,情況又變得嚴重起來。去年,她不再把我當做兒子,而是一個專業人士,和我聊起她的情況。

我跟她說要重視,讓她到北京來,我帶她去安定醫院做了量表和檢測,得出來的結果是中重度抑鬱跟中度焦慮,然後我們就用藥。

現在基本上藥可以停了,但是因為秋天抑鬱症還是很容易反复,我說你還是堅持吃。

她後來和我說,她這麼多年都沒有體會過每天的精神狀態達到9分甚至10分的那種感覺。結婚之前有過,之後就沒有了。一直到最近才又有,久違了的感覺。

她也和我說,有一個當婦產科醫生的兒子真好。所以她很支持我做婦產科科普這件事,她覺得挺有意義。

六層樓的畫

科普尚未成功,未來仍需努力

因為工作太忙,我和妻子現在還沒有要孩子。如果生的話,我想要個女兒,這樣我就有用武之地了,可以一直陪伴她長大。這當然是一廂情願,如果真生個兒子,我肯定也不能退貨重來。

做婦產科的科普,一開始成就感很高,但是很快就被無力感取代。以“宮頸糜爛不是病”來舉例子,這是我第一篇科普文章的內容。五六年過去了,直到今天,還是能收到大量私信,說某某診所說我是“宮頸糜爛”要做手術,我要不要做。

我覺得我已經把很多基礎問題說得夠清楚了,但還是會遇到很多讀者和我說: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媽還是不准我吃止疼片,生孩子我老公還是不讓我打無痛……

圖片僅為示意,與內文人物無關

有時候會覺得做科普就像西西弗斯推石頭,說了很多遍的事情,還是看不到有什麼改變,只能再多說一遍。

後來我也想通了,有30%的受眾是具有科學思維的,另外30%是鐵了心就相信謠言的,還有剩下40%中間派,搖擺不定,我就為了爭取這些中間派而存在。

我們的敵人不是大眾,而是那些傳播錯誤信息的人。很多時候,錯誤信息之所以生命力旺盛,是因為它背後有相關的產業,比如很多小診所靠忽悠人做“宮頸糜爛”手術掙錢。

只有那些謠言都死掉了,被歸檔在歷史的塵埃里了,我們才可以不用再糾結它,去說新的問題了,否則的話就要一直提。

我的觀點有時也會招來非議,但沒關係,科學的特點就是它允許打臉。科學就是在不斷打臉中前進的,如果我說的不對,你來指正,我一定會更正、道歉。

子宮發育異常圖示©《女生呵護指南》

我寫的這本書叫《女生呵護指南》,呵護不是說男性呵護女性,而是說女性要呵護自己。

有人問我什麼年齡段的女性可以看我的書,我認為女性在來月經之前就應該看過,這樣她在遇到身體變化的時候才不至於驚慌無措。最好是家長帶孩子一起讀,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父女、母女之間建立共同認知。

知識的半衰期只有五年,也許我書裡的內容五年後就不夠準確了,但是你通過讀書會建立一些邏輯跟方法,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我做科普的終極目的。

做科普五年來,有一些問題幾乎天天會被讀者問到,我整理了10條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我的回答如下:

1. “宮頸糜爛”不是病,不需要治療。2. 就算沒有性生活,也不能避免所有婦科疾病。3. 每次月經的出血量在5ml到80ml都是正常的,月經週期的波動天數在1週之內都是正常的。4. 處女也可以用衛生棉條,處女膜並不是封閉的,而是一個像玄關一樣的裝置,里外相通,通道相對狹窄。5. “蹭一蹭”有可能懷孕。6. 男性結紮比女性結紮更省錢,恢復更快。

男、女結紮手術對比©《女生呵護指南》

7. 在醫生指導下服用短效避孕藥是安全的。

8. 感染HPV不意味著一定會得宮頸癌,僅僅感染HPV,不用治療。事實上在不治療的情況下,70%~80%的HPV會在8~24個月內被身體自然清除,實現轉陰。

9. HPV疫苗可以打,但它也不是一勞永逸的,打了疫苗也需要定期體檢。

10. 月經期間可以洗頭、可以吃芒果、可以游泳。坐月子可以洗頭洗澡。

除了醫療問題,還總有人拿著微商產品問我是不是智商稅,其實很多情況看關鍵詞就能判斷,比如有的產品宣稱可以做到生男生女、長生不老、永葆青春這些不可能實現的治療概念。或者自詡可以根治各種疑難雜症:根治+HPV、宮頸糜爛、不孕不育、乙肝、老年癡呆、酸性體質等(通常好幾種一起出現)。再比如有些產品會以誇張的治療效率為賣點:三秒變緊、一天變大、三天起效、三個療程根治等。

如果看到這些「關鍵詞」頻繁出現在產品包裝和推銷人員的話術中,請注意你有可能被騙了,望周知。

封面攝影:ZW71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INCODE » 一流醫院的婦產科男醫生,寫了女生呵護指南:很多悲劇是可以避免的

赞 (0)